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 正文

央行发币箭在弦上 支付清算机构忧虑渐显

2019-08-13 11:06:38来源:

8月13日消息,对于Facebook发行Libra,各国金融监管部门普遍视之为洪水猛兽,而当中国央行表示将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时,自然引发了业界热议。

据《电商报》了解,在上周末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透露,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在运营架构方面,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无独有偶,本月初,央行召开了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部署下半年重点工作,其中一项便是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

应该说,央行研究数字货币并非是心血来潮。《电商报》注意到,早在2016 年 9 月,央行便设立了直属事业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该所根据国家战略部署和中国人民银行整体工作安排,承担数字货币和金融科技的研究开发、标准规划等职能。

如今,央行在数字货币的研究上也是有了颇多建树。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系统显示,截至2019年8月初,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74项专利。

毋庸置疑,结合过去这段时间Facebook计划发行libra所引发的风波来看,央行早早在数字货币领域展开研究属于未雨绸缪之举。有观点认为,在加密货币不断发展的今天,各国金融监管部门应该增强危机感,正式数字货币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尽管建立防火墙。

对于央行此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意图,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就作出了详细的阐述。王信表示,央行货币的数字化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此外,它还可成为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是央行可通过调整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影响银行存贷款利率;二是有助于打破零利率下限。

从金融稳定大局上看,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无可指摘,但对于支付清算机构而言,这其中的滋味可能就不太好受了。

同样在本周末的论坛上,中国银联董事长邵伏军就表达了忧虑,他在谈及数字货币时坦言,数字货币对支付清算机构的挑战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邵伏军表示,银联作为一家支付清算机构,我们真正关心数字货币出现以后,数字货币得到大量运用,支付清算机构还在不在?支付清算机构在里面是什么样的角色?说实话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也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

在分析人士看来,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落地确实会对现有的支付清算机构造成一定冲击,原因在于此前的支付与清算机构强相关的关系被新技术打破,这导致清算机构在中间的作用可能就没有那么高了。

按照目前央行所透露的极为有限的信息来看,双层运营体系的具体架构成为影响支付清算机构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

据《电商报》了解,所谓双层运营体系,是指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对于支付清算机构而言,最为不利的情况是:在央行、商业银行双层投放体系下,区块链覆盖数字货币的发行以及流通的全过程,整个交易的转结由区块链网络协议直接完成。这将摒弃支付清算机构,同时转结的支付机构也被边缘化。

这正是银联董事长邵伏军所最为担忧的状况,而他也站在银联的立场,阐述了双层运营体系的理想状态,即建立一个连接各家银行数字货币支付转结的区块链网络,这时数字货币账户发生跨行交易,支付清算机构可以对发行机构最终使用者结算金额进行记录,而转结清算机构能够发挥作用,在里面能够找到角色。

不论我们见或不见,数字货币的时代已经到来,各国央行有必要未雨绸缪,金融机构亦或支付清算机构也无法坐以待毙,变局将至,已经到了需要重新思考行业定位的时候。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快3UU直播—大发时时彩娱乐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